萌弟要长高

超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人

【维勇】Family

对于日本的花样滑冰特别选手胜生勇利而言,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就是——崇拜了很久的花滑“男神”维克托拖着行李飞到他家的温泉宾馆,以强势的姿态宣布成为他的教练。
这样子耀眼的人,某段时间一直在勇利触手可及的地方。
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勇利把头埋进柔软的棉被里,在阳光下躺了很久的棉被散发出的味道有点像那个人。他感觉自己的某个部位又开始变得湿润,像是雨后俄罗斯的土地。阳光可以让硬邦邦的被子变软,让软绵绵的土地变硬。而半靠在床上的勇利,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身子愈发如沸水里的面条。

他的脑袋里恍恍惚惚略过许多东西:餐桌上面等待人收拾的碗碟,沙发下面横冲直撞的玩具火车,两个小小的、跟着火车跑的身影,他们的嘴角还沾着番茄酱……
“wow!”
有个小小的身影从他的脑海里跑出来了,摇摇晃晃地钻进被窝里,又从被窝的另一边冒出头。

银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面容像棉花糖一样甜美的孩子冲着勇利手舞足蹈。他的头发短短的,但左边却有一簇长刘海垂下来,刘海上还别着一根爱心形状的发卡。
他的名字是瓦列里。今年五岁。标准的日俄混血儿。

“莉莉娅!”瓦列里爬上勇利的胸膛,把嘴角的番茄酱蹭给了他,“HUNGRY——!!”
勇利连忙抱住男孩不安分的身体,顾不上被对方的大嗓门炸得有些疼的耳朵。确定瓦列里不会滚下去之后,他稍微松了一点力道,现在瓦列里长长的睫毛距离他只有几厘米距离,他从床边拽了几张纸巾擦去男孩脸庞的番茄酱。
“抱歉,Daddy马上就起来。”他轻声向孩子道着歉。

突然,一只绣着粉红色企鹅图案的拖鞋飞进卧室,被墙挡住,掉到床头灯附近。卧室的墙壁上还印着好几个类似的鞋印。
勇利叹了口气,他已经看到外面罗马没藏好的半只小脚丫了。但他知道,如果直接指出对方所在地点,会让这个小捣蛋鬼多失望,所以他戴好眼镜,套上绣着粉红色小猪图案的拖鞋,抱起瓦列里,朝门的方向走去。

“看来你哥哥也饿了,我们一起去找他。”小孩子的身体软软的,却也意外的沉。看来以后还是得减少做炸猪排皮罗什基的次数,不然这么可爱的脸……
“莉莉娅为什么看着我的肚子?”
“不,没什么。”
长成西郡那样子就不好了。勇利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尽量忘记瓦列里另一个父亲的脸与西郡魁梧的身材拼接成的惊悚画面。

七岁的罗马个头比弟弟稍微矮一些。所以他和瓦列里跟着勇利出门时,总会有人摸着瓦列里的头问“这是哥哥吧”。
罗马非常讨厌那样。
他的模样处处流淌着勇利的气息,但那双海水般的眼眸使得他看起来比勇利锋利多了。如果有人仔细盯着那片海洋,就会发现里面藏着迷人的漩涡——天真的蓝色包裹着诱惑的紫色,流动的绿色如一条无限长的丝绸缠绕在漩涡四周。
他喜欢粉红色。
所以当他对企鹅这种生物感兴趣时,他理所当然认为它应该是粉色的。
虽然罗马和瓦列里两兄弟在外表上有差异,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勇利的珍宝。

罗马是一头活泼的小牛。而勇利就是他心心念念的草原。但大多数情况下,勇利会变成限制他行动的牵绳。
眼见勇利抱着弟弟越走越远,这头调皮的小牛耐不住性子了。
他一只脚踩着粉红企鹅拖鞋,另一只脚光着,从后面扑上勇利的腿部:“Amazing!Daddy!”

勇利也如他所想的,似乎没听见他制造出的、咚咚咚的脚步声,直到被那软软的胳膊抱住,才转过身,一副吃惊的样子:“你在这里啊,罗马。”
罗马套着一身粉色的动物装,他的声音也因恶作剧成功而显得明媚:“Daddy,我的一只鞋子不见了。”
那光着的小脚丫动了动。

勇利放下瓦列里,后者显然不太高兴,一个劲扯着勇利上衣的衣角:“莉莉娅,Hungry……”
勇利拍了拍他的手,“我先帮你的哥哥找到鞋子,再给你切个苹果。”
瓦列里不再扯他的衣角了。五岁的男孩歪着头,两根手指头——中指和无名指抵在太阳穴附近,似乎正在与看不见的什么东西作思想斗争。
最后他胜利了。他高兴得朝勇利点点头。

勇利也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当伴侣不在家时,他就成了两兄弟需要用各种手段争取的存在。这是Alpha的天性。尽管罗马和瓦列里一个七岁另一个五岁,但他们的字典里显然都没有退让这个词。如果勇利给罗马买了一个粉色的枕头,那么瓦列里就会要两个,甚至更多,即使他一点也不喜欢粉色。如果勇利亲了瓦列里的额头一次,那么罗马就会把他的一只拖鞋到处乱扔,然后等着勇利给他找来鞋子,并且亲到他高兴为止。
瓦列里只愿意喊他为勇利取的名字,也是占有欲的体现。
这是很常见的,Alpha幼年时期对Omega和母亲的双重迷恋。随着青少年长大,生理各方面成熟,这种倾向会逐渐消失。

现在,得到小儿子的理解,勇利牵住罗马的手,准备回到卧室。
他想,谢天谢地,这次瓦列里没有——
嘭咚。

他僵硬地回头,瓦列里仍然待在原地,仰着头,用一副纯洁无辜的表情看他。很多人都说过瓦列里长得像他的伴侣,让人移不开眼。勇利也承认这点,但他更多的是发现了两人内在的联系。

响声的制造者没有跑到勇利跟前。
但那光着的小脚丫动了动。

然后勇利听见他的小天使用特别委屈的口气抱怨道:
“莉莉娅,我的鞋子也不见了。”

最后勇利左手牵着罗马,右手牵着瓦列里,一起找到了那两只乱跑的拖鞋。洗苹果的时候,瓦列里吵着要帮他的忙,但因为身高问题碰不到水池,眼泪差点淹没厨房。罗马不声不响搬来一大摞海报杂志,扶着弟弟够上水池。

勇利正准备夸一下罗马,视线刚巧落到被瓦列里的蓝拖鞋踩住的半张脸上,不祥的预感在他脑海敲响警钟。

等到瓦列里洗好苹果,离开那一大摞后,他和兄长身上都挂着晶莹的水珠。勇利捡起被瓦列里踩过的、最上面的杂志对两个男孩说:“作为感谢,今天的晚饭会有炸猪排。”

   兄弟俩开心地拥抱起来。个头大点的孩子亲了个头小些的脸颊。被亲的罗马也不甘示弱,扯着瓦列里的刘海,要亲他的额头。

   而勇利则苦恼地看着杂志上脏兮兮的维克托的脸,想着如何毁尸灭迹。

   嘭咚!嘭咚!嘭咚!
   罗马和瓦列里又因为谁该多亲谁一下的问题互相扔起拖鞋。

勇利急急忙忙想去阻止,刚弯下腰拉开你推我我推你的两兄弟,就被忽然齐齐转身的他们俩扑倒在地。

罗马左边,瓦列里右边,两个孩子笑嘻嘻地亲了勇利的脸颊:
“Amazing!”
后背着地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但勇利还是很快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给了两位小天使一个大大的微笑:
“Wow——”

小天使们亲得更带劲了。
好像勇利的嘴角藏着蜂蜜,左边是粉红色的,右边是天蓝色的。

第一个十分钟。
“该起来了啊,罗马、瓦列里。”
第二个十分钟。
“……还没亲够吗?我的头好像有点晕……”
第三个十分钟。
“……随便你们了。”

被伴侣标记后,勇利清淡的信息素像是一坛密封多年忽然被凿出一个口子的美酒。俄罗斯花滑界的现代传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是循着那可口的香气在厨房找到了他的Omega和孩子们。
跟着他回来的马卡钦摇着尾巴想去舔勇利发红的嘴角,被维克托制止了:“这种事情——”
他盯着躺在厨房地板上熟睡的Omega,露出了维克托招牌的心形嘴。
“还是该让专业的来。”

勇利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好像在半空中飘浮。令人安心的Alpha信息素温柔包裹着他。虽然对方的信息素总是被尤里吐槽“在夏天完全可以当空调使用”,但对勇利而言,这样凉飕飕的感觉刚刚好。
维克托的信息素,一旦靠近,就会让他想起那段在冰上哭过笑过的日子。

“马卡钦已经去做晚饭了,所以……”
那温柔的声音在梦境里响起。
“勇利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哦。”

瓦列里是被自己的肚子叫醒的。
而罗马是被瓦列里的动作吵醒的。
兄弟俩睡在一张床上,中间趴着尼基福罗夫家族的守护者马卡钦。瓦列里用心形嘴打完哈欠,就摸着肚子下床。他找不到他的蓝兔子拖鞋了,所以他套上了罗马的粉企鹅。罗马也不在乎有没有鞋子,拖着马卡钦的前爪,跟在瓦列里后头往父母的卧室走去。

瓦列里摇摇晃晃的。
半梦半醒的马卡钦对七岁的罗马而言还是有些重。他喘了起来。
摇摇晃晃的瓦列里停了下来,他转到后头去推马卡钦的屁股。这次他前进得很稳。
就这样,兄弟俩带着伙伴来到了维克托和勇利的卧室。

他们打开门。
房间黑漆漆的。床上睡着忘了做晚饭的笨蛋夫夫。罗马和瓦列里在黑暗中有默契地对视一眼——
三。
二。
一。

“Amazing!/Hungry!”
最先被抛到床上的是马卡钦。
其次是罗马和瓦列里。

“看来我不在家,勇利你又给他们吃了不少高热量的东西呢。三只小猪猪。”
“莉莉娅!Dad!”
“Dad!Daddy!”
“……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床上踮脚了……”

今天的尼基福罗夫Family,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
维勇生生生一堆(づ ●─● )づ

评论(9)

热度(200)

  1. badday987萌弟要长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