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弟要长高

超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人

yuri on ice 勇利自攻自受

突然感觉勇利水仙向也不错 就搞了这么篇玩意
冰上的勇利:我们不带维克托玩
勇利:……明明是单数……
**

【复仇】

你躺在他的身边。
你和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配对的戒指。
他的脸对着你的脸。
你在黑暗中数着心跳声和他的呼吸声。

你感觉黑暗中还有第三个人,看不见的,阻挡在你们俩中间。尽管你和他的距离近到身体有一部分连着,但那个看不见的存在把这张床分成两个世界。
你在冰凉,他在温暖。

那双看不见的手抓住了你的思绪。
穿过你的衣服。
穿过你的皮肤。
穿过你的血液。
穿过那些明亮的关于爱的感觉。
把你从这一片黑暗,拽入另一片黑暗。

黑暗中有人在翩翩起舞。
没有灯光。
没有音乐。
观众只有不解风情的你。
他只为你而舞。

他是从绞刑架上逃脱的魔女,赤裸的脚踝缠绕黑玫瑰的荆棘,曼妙的肢体如高贵的天鹅。
而你知道,他并不高贵。

他诱惑着全世界,只因为全世界有一个人。
而你得到了那个人。
他开始诱惑你,向你——复仇。

你想逃。但那黑色的表演服已经与黑暗融为一体。
而你自始至终都被包裹在黑暗中。
他时而在你耳边窃窃私语,倾诉爱意;时而把你按倒在地,用冰冷的刀锋抵在你的脖颈。
黑玫瑰在你的肌肤蔓延,在他的唇角绽放。

你无路可退。

只好从被动到主动。
这场疯狂虚妄的情热,由你和他共同创造。

他的舞步没有停。
他的舞会只有一位嘉宾。
不解风情的——你。

他的舌尖滑过你的耳垂,你无力躲闪;他的声音甜腻,泥鳅一样钻进你的五脏六腑。
那双看不见的手力道越来越大。
你开始喘不过气。
你开始清醒。
你想要大叫,黑玫瑰的花瓣堵住了你的喉咙。

你想要——

“早安,勇利。”
你睁开眼睛。
他单手撑着下巴,侧着身子看向惊魂未定的你。
“真是个坏孩子,难道我没有满足你吗?竟然自己——”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如同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
“——把嘴唇咬破了。”

你呆愣。
他身后有一面镜子。
镜子里的你仍然被那片黑暗包裹着。

“说起来,你昨晚是穿着这身表演服睡的吗?我完全没印象呢。”
他还在说什么,而你已经听不清了。

你只知道。
今晚,那迷乱还会继续。

因为——

那是,只属于你的舞会,只针对你的复仇。

**
维克托:怎么办啊我怀疑我家小猪猪出轨了

被群嘲:他能和谁出,海报上十六岁的维克托吗

维克托:和他自己啊啊啊 冰面上的那个

选手们:……

维克托:证据就是他把屋子里,我以前的海报都换成他自己的了啊

选手们:……不是很懂你们这对模范夫夫……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