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弟要长高

超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人

[地狱公寓同人]罪 李雍x李隐

那是在青璃死后发生的事情了。当时最多不过六七岁的李隐被绑架了。

李雍和妻子无休止的争吵也因此停止了。

这个曾经深爱丈夫而下嫁的富家千金在李雍提出离婚协议后,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儿子李隐。这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丝毫不知道父母濒临破灭的婚姻,他的笑容是杨景蕙每天在外人面前维持这段看似完美的感情的动力。

作为正天院长的李雍几乎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关系,才在第五天查到了儿子的下落。非常奇怪的是,绑匪在那五天既没有打来勒索电话,也没有对李隐造成任何实质伤害——除了脸颊有些红肿,就像为绑架而绑架一样。

绑架李隐的人与他们家也八杆子打不着。据警方调查,这些绑匪平日游手好闲,也只是因为李隐看起来家境不错的打扮而在大街上捂住他的嘴就带上车。当时带着李隐出门的保姆在案件发生后也很快辞职。

李隐被送回家后,也没有表现过分异常,这次绑架案件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落幕了。

安抚好妻子的情绪,李雍进到儿子的房间里。他亲了亲沉睡着的儿子还有些红的面颊,尽管身上没有大的伤口,这五天的被绑架经历对小孩子的精神来说,还是造成了很大负担。

李雍发誓,如果有谁敢伤害小隐,他一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之后李雍往好几个帐号里打了数目不小的钱。当杨景蕙问起时,他轻描淡写地回答还人情。杨景蕙的眼眶红了。青璃的存在让她一度怀疑自己将永远失去这个她爱了很久的男人,而李雍在儿子丢后的种种表现又让她看到了希望。在她最无措的时候,是李雍陪着她。

或许,她可以原谅这个男人偶尔的一次错误。
难道她以后还怕输给一个死人吗?

就这样,李雍和杨景蕙的生活回归了平静。

一周之后,正天医院的院长办公桌上摆着一个信封。抽出信封里的照片,看着上面血肉模糊的尸体,李雍冷冷地笑了。
这些人,就是绑架了小隐的绑匪。
这些畜牲。

其实在第二天李隐就被找到了。当时他穿着小女孩才会穿的衣服,脸上、腿侧红红的,衣服上也都是黏黏的液体。
谁能想到呢?那些畜牲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李雍抱着昏迷的小隐,怒火在他的眼中燃烧。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李雍找了一个催眠师,让小隐忘记了这件事。

那些畜牲。猪狗不如的东西。他们有罪。他们该死。
他们……
他们还只是帮凶。

李雍用手捂住了脸,透明的液体从他的指缝滑落。

为了青璃,他必须挽救与妻子的婚姻。
绑匪是他找来的,保姆也是听从他的吩咐。谁知道找来的那些人中有一个恋童癖,最喜欢的就是李隐这种白白嫩嫩、更别说还是富家出来的孩子。在其他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那个人对李隐下手了。
其他人发现想阻止也晚了。

他们匆匆忙忙逃离了这座城市。甚至顾不上为昏迷的小隐清理身子。

水滴打湿了照片。
李雍动了动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青璃,我爱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放弃。但这世界上,还有我不能完全放弃的东西。
我必须活着。面对那个孩子。

李雍站起身,眼里是一片浓烈得仿佛永远不会散去的黑暗。

因为,——这是他的罪。

评论(11)

热度(12)